西方世界再度唱衰中国经济--重新上演搬石头砸自己脚

编辑:来源:15人阅2017-04-30 06:39:10

西方国家质疑中国经济、唱衰中国经济的论调甚嚣尘土,“中国经济这架飞机的增长引擎已经耗尽的燃料,将会一头撞在地上”“中国经济要硬着陆”。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操心”似乎成为了西方经济界以及媒体行业中的时尚入流的行为。而这一系列谎言般的舆论在事实的验证下又一个个不攻自破。近况下唱衰中国经济言论再起,西方国家为何一直纠缠“中国经济衰退”话题不放?中国经济发展该以何种心态面对他们不怀好意的的言论?在本文中围绕这两个问题,笔者展开了详细地论述。

 

《时代周刊》预测中国即将迎来经济危机

前不久,美国知名报刊《时代周刊》刊载了一篇较新版本的中国经济危机预言论,撰写这篇报道的资深记者迈克尔·舒曼,他断言:中国可能会在2014年到2015年间爆发经济危机,要想解决经济弊病,中国必须快马加鞭。

以下是迈克尔·舒曼发表的预测中国经济即将遭遇大危机的“看法”和“依据”:

在世界上大多数人眼中,中国是坚不可摧的。在其他国家都深陷日益严重的危机之时,中国似乎丝毫不受干扰,甚至有愈战愈勇之势。一些商人和决策者深信,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将是未来应对现代全球经济挑战的一大法宝。

对此,我的看法是:请君三思。

“国家资本主义”致价格错位

在中国住的时间越久,我就越确信其目前的经济体制是不可持续的。很多研究中国的经济学家会给出种种理由,论述这个国家是如何之独特,因此很多一般性的经济学规律对它并不适用。但归根结底,经济学问题永远逃不出数学规律。而数字上的问题无关于这个国家的经济规模多大,发展速度多快以及国家地位如何强大。对于中国,是它的数字出了问题。这些数字上的问题多数可归咎于所谓“国家资本主义”。

中国采取的是亚洲传统发展模式,这种模式源自日本,但东亚很多发展迅猛的国家都不同程度上采用了这种模式。通常来讲,它是这样运行的:一,通过低工资加速资本积累,再以高投资推动工业化和高出口,获得经济快速增长;二,国家的手操控整个经济过程;三,产业政策和政府注资双管齐下,加速发展高精尖产业。这种模式会在短时间内获得巨大的经济进步,但终有一天它会崩溃。日本经济在1990年初彻底垮台(至今仍未恢复);韩国作为日本模式最忠实的复制者,也在1997-1998年间遭受了经济危机。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实上,这种模式的发展是以牺牲价格为代价的。艾丽丝·阿姆斯丹(Alice Amsden)在其对韩国经济的研究中将之定义为“价格错位”。为促进高投资、保证高增长,国家会对特定行业或部门直接投资或提供补助,从而增加其吸引力并减少其投资风险。银行并非商业导向,更多是作为政府发展部门调控政策的工具。以上这些行为都会聚敛公共和私人的资本,并将其注入到工业化中,创造出一次又一次的亚洲经济奇迹。

问题是价格不能无限期地错误下去。古典经济学家们一直致力于通过市场找到正确的价格水平。只有这样,市场才能向潜在投资者发出正确的信号,指引其资金的流向。一旦价格指标被扭曲,那么正确投资方向将不复存在。操纵价格的亚洲模式必然会导致资源浪费和产能过剩。有补贴的公司不必像没有补贴的公司那样精打细算,这会导致他们做出错误的投资决定,比如建造不必要或是不实用的工厂和建筑物。最终,贷款变成坏账,银行破产倒闭。这正是在日本和韩国所发生的事情。尽管这两国的危机最终以不同的方式暴露出来——日本是资产泡沫破裂,韩国则受到了外部冲击——但两国经济崩溃的原因是相同的:孱弱的银行、负债累累的企业以及不明智的投资。

危机已渐成雏形

中国也正沉湎于日本和韩国的这种发展模式中,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国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接近50%,即便是以亚洲标准来衡量,这也太高了。对于这种高额的固定资产投资,其支持者通常解释为,作为一个庞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亟须其所正在建设的楼宇和公路。我完全同意这种说法,但问题不在于中国是否需要更多的投资,而在于中国是否获得了正确的投资。事实是,在某些领域,如钢铁和太阳能电池板,这些企业挥霍着通常是从银行借来的钱,疯狂地建设了过多的工厂。此外,中国斥资建设了大量的高速铁路,而其高票价却让大多数国人无法负担得起。与此相比,中国的很多主要城市仍没有地铁。

大量错误投资的另一个去向就是房地产行业。理论上来说,房地产开发是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的必经之路,但这也要看中国开发的是什么类型的房地产。在普通商品房依然紧缺的情况下,无度开发豪华住宅显然是过度开发。而在我北京的公寓的两边,有三个大型商场,但每日进出的顾客却寥寥无几。

    更糟的是,中国的大部分投资都依赖于负债。尽管这种状况尚未对中国造成重大的负面影响,但很多分析者担心银行最终会面临不良贷款增加的问题。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一次危机已渐成雏形:过多的错误投资,包括由贷款和政府官员推动的庞大的房地产热潮。听起来熟悉吗?危机,当然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中国领导人不采取行动,重新定位经济方向的话。

无法违背的基本规律

当我向中国观察家们阐述这一系列观点时,通常会遭致批评——我被告知,北京的执政者们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的确,在近年来如此瞬息万变的经济浪潮之中,中国的决策者们表现得相当出色。但是,任何股票投资者都非常清楚,过去的业绩并不能保证未来的业绩。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西方分析家也认为日本的官员们近乎超人。但现在因循守旧的日本官僚主义已被视为其经济复苏的主要障碍之一。今天,中国也正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执政者们相信经济可以由人来操纵。而古典经济学的工具——矫正价格——则是次要的。既然银行唯“你”是从,还何必要用那些抽象的措施,比如说利率来引导经济呢?

正是这种态度毁掉了日本的经济奇迹,而且我看到的中国也正走向同样的命运。日本无法逃脱基本的数学规律。因此无论其决策者是何等有力,中国也不可能违背数学规律。

如果非要给这场危机预测一个时间的话,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历史。日本和韩国都是在启动亚洲发展模式的35个年头后遭遇的危机——日本是从20世纪50年代初至1989年,韩国是从1962年开始到1997年。这样算来,中国的危机大约在2014-2015年左右。

我无意于预测某个准确的日期。我想说的是,危机迫在眉睫,要解决经济弊病,中国须快马加鞭了。

 

为何唱衰言论频频再起

就迈克尔·舒曼唱衰中国经济的观点看来,在2014到2015年再爆发危机的主要原因是,中国遵循的是投资拉动亚洲经济模式,而日本和韩国为此曾发生过危机,中国很难避免劫难。可是实际上几十年来西方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的预测不知有过多少次,但历史证明他们的预言却总是落空。这主要因为他们对中国的国情了解太少,有过多的主观臆断,更没认识到亚洲的这几个国家的根本制度存在着本质的区别。日本韩国实行的是美欧式资本主义制度,而中国实行的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维稳着几十年来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国的银行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已进行改革,因此,不但在上世纪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能站住脚,就是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中也表现了一枝独秀,中国不但率先步出了金融危机的阴影,还于2010年一举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因此,按日本韩国的陈迹猜测中国在2014至2015年产生危机只不过是危言耸听。

西方集体唱衰中国经济的意图昭然若揭,同时也存在着故意抹黑中国的嫌疑。历史上出现的预测谎言已被一一揭穿,但是为什么西方国家却依然执迷不悟的聒噪着这个话题?在笔者看来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虽然中国在世界经济体中处于前列,但是近来中国GDP增长出现了减速的迹象,与此同时中国境内媒体对中国经济出现外贸下滑、产能过剩、地方财政、影子银行、流动性紧张、国企效率等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症结做了较多篇幅的披露。并且顺应着各国的经济发展趋势,尤其是近两年新兴经济体——巴西、俄罗斯、印度等几个金砖大国经济发展不见起色,因此处在同一个阵营的中国也被认定不会幸免于难。

另外,“唱衰”更多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资源制造出的概念标签,尤其是西方媒体他们更愿意曝光问题获得受众的关注而并非是报道积极面。恰恰如此,主导唱衰中国经济的主体也正是西方的主流媒体。这些媒体注重刊载知名人言辞辛辣、犀利的评论文,从而造成全球的关注和社会的舆论。但是要强调的一点,这些媒体不停歇地预言欧元注定解体,美国经济千疮百孔在事实证明之下也并非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中国经济主体不是靶子,射出的箭都得接着

    唱衰中国的声音听了无数次,言中的事例寥寥无几,留下笑柄的却比比皆是。本世纪初,中国银行(2.65,-0.01,-0.38%)体系被西方判定为“技术性破产”,并预言将拖累中国经济步入深渊。他们话音未落,中国开启了新一轮银行改革,如今中国的银行业多项指标全球领先,当初看空的机构也从中赚得盆钵皆满。在本轮全球经济危机的最高峰,有很多机构都替中国捏把汗,而中国经济却上演了大逆转。

    西方世界制造舆论攻心。面对不友好的“唱衰”中国经济舆论,应该把它当成一面镜子,看成是一种督促的力量,时时刻刻作比照,反面的言论总比那些天天讲“形势空前大好”的美言更有利;还应看到,在中国综合国力跃上新台阶以来,中国事实上已成为世界经济舆论中心,每天对中国的评谈源源不断,因此社会各界也莫因为蓄意的舆论操控慌了心神。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人质疑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并非是坏事,作为一方经济的主政者,一味地“低头拉车”是勤勉的必要,但也同样需要“抬头看路”,倾听批评者的声音才能更好地看清发展的方向。双手欢迎理性的批评,但也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恶意的看衰,中国经济的发展命脉更要由中国人自己把握。作为社会的建设者,唯有放下争执、厘清思路、看清盘根错节的社会问题,才能迷途知返找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

同时,在一切利好的政策形势下,中国经济正在以自己特有的步伐和节奏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奉劝那些躲在阴暗一隅唱衰中国经济的人,与其做着“蚍蜉撼树”的无用功,不如投入到经济文化的大建设中来,推动中国的进步,助推“中国梦”梦想成真。